好身体www.haoshenti.top

 脑瘫诗人余秀华表白李健,为什么遭到非议一片?
2020-09-16 08:42:36 李砍柴 阅读:7

有个长的不怎么样的女人,向李健表白了!

一时间引来众人嘲讽、辱骂,甚至登上热搜!

这个女人就是网红诗人余秀华。

她在2020年8月14日,在微博表白:“哦,李健!赐我不会消失今生记忆的来生,第一个遇见的就是你。赐我美丽健康,赐我才华如初。赐我干净如玉,赐我没有哀伤。”

因为余秀华的身份,以及她的身体状况,她的表白引起了娱乐圈、文学圈的争议。

而争议中心的余秀华则像战士用她的犀利面对着疾风骤雨。

余秀华,1976年出生于湖北钟祥。

因出生时倒产、缺氧,出生后成了脑瘫,她行动不便,口齿不清,走起路来摇摇晃晃,高中毕业后赋闲在家。

19岁听从父母之命嫁给了比自己大12岁的男人,婚后育有一子。

谁都以为她一辈子就这样了。

直到她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红遍网络,不仅她,她身边的、她不认识、知道她名字的人,才知道一个残疾人也可以活得惊涛骇浪。

出名后,她做的第一件事是拿钱跟不爱她,她也不爱的男人离了婚。

不怕别人说她陈世美,她想离婚,一直都想,只是原来没有离婚的资本。

现在有了,她就一天也不愿意等,她要从那个束缚她的牢笼中挣脱出来,畅快淋漓地重新活。

但最初的激进后,她的心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空缺,她想哭想笑,却没有了理由。

她开始希望有个人能填满她空荡荡、无处依托的灵魂,她清楚自己的状况。

她不渴望真实存在的爱情,她也害怕,怕自己受伤,怕自己会因为不爱她的男人一无所有。

她只要精神上的恋爱,只想拥有一种被爱的感觉,如果没有,那就自己制造,有爱的感觉就行,有这种感觉,她的心就会感到有所依托,不再空,像个没人要的游灵。

这个人就是那个‘听他的歌就会爱上’的李健。

她爱了,纯粹自然,不拘泥、不造作,还细腻、清醒的让人心疼。

她在《我要拄着拐棍去和你相爱》中说:“异乡的街头,阳光把人间还给人群,房子把家还给情侣,人潮汹涌,他们把我还给陌生。我摇摇晃晃,想扶住什么,而人群里没有你。”

她对现实清醒的认识,对爱情深深的、无奈的渴望,如针,扎着她,也扎着读者的心。

让人唏嘘的同时不禁希望:她就这样睡着吧,不要醒,就这样活在虚妄的、自己编撰的爱情里,只要她能感觉幸福!

可有人偏偏讨厌,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应该擎着道德的大旗,揭露世间所有的不真实,并奉劝不自量力的人看清真相。

不要做不切实际的梦,不要因为自己的情感打扰别人的家庭,可你算老几?当事人请你主持正义了吗?

没有吧?好像当事人李健不仅没有对余秀华的表白行为表示反感,还对余秀华很是理解,不然,他不会对余秀华做出“在云端里写诗,在泥土里生活”的评价。

云端里写诗,泥土里生活,李健的评价贴切、真实。

他懂余秀华,懂这个渴望爱,得不到爱的女人内心的悲苦,也懂自己只是她的情感寄托,无关其他,所以,他没有因为别人所说的打扰斥责余秀华。

本来,一切都很美好,没有龌龊,只有两个灵魂的相互欣赏,可自以为是的喷子们嗅到了暧昧,呼啦啦站起来。

对余秀华口诛笔伐,他们以为凭着他们战无不胜的抨击经验手起刀落间就可让这个女人乖乖投降,但这次,他们错了。

开始,余秀华还解释,说自己从来没有给李健打过电话,从来没有打扰过对方的生活。

她的情诗只是自己感情的宣泄,是一个理智的粉丝在追星,可喷子们不放过她,并拿她的残疾说事,余秀华怒了,她穿上铠甲,开始战斗。

她知道这些愚昧的人手上拿的武器只有他们所谓的道德,而这个东西不是他们自己的,他们没有,是偷来的,所以使用起来不会太灵光。

余秀华冷笑了一声,对这些人的谩骂指责迎头顶上,有人恶意诋毁她作品是不入流的“小黄体”,她坦然回应:我想我就是,你怎么着吧?

有人嘲讽她:什么货色都能称自己为诗人。她回怼:这年头不是有你这样的货色把自己当个人么?

有人羞辱她:没人睡,可悲。她哼一声,回击:你有人睡就不可悲吗?

有人指责她:这就是“文人”的素质吗?她回答得干脆利索:流氓就是用来打的!

有人用“死残废”这种带有强烈人身侮辱的话语攻击伤害她。

她的回答比这人更凌厉:我是死残废,哥哥你啊是性残废,包括人性和生理方面的性,此言不虚,赠予所有骂我残废的人。

余秀华怼人之狠,让喷子们气得牙痒,却不敢再言,只能灰溜溜地偃旗息鼓,余秀华本来就这样乖张、刻薄、刁钻吗?

不,她原本感情纤细,遇到掉队的小鱼,会用荷叶盛了水将小鱼放起来,会坐在地上看云卷云舒,感受生活里细致的美好。

她温柔似水,身体里全是眼泪,一碰就是一个太平洋。

是键盘侠把她逼成泼妇,她只是想要一丝温暖的感觉,就被这些所谓的正义人士侮辱、谩骂,这让她不爽。

她不会因为这些人把自己蜷起来,放弃自己的想法,更不会像某些人那样因为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放弃事业,放弃生命,消失于人海。

她要战斗,为自己而战!

她说:“我并不是为了追求女性的解放,我只是为了追求我个人的解放,一个人能够解放自己,就等于说解救了一批人,因为人们从你身上,看到的这榜样,是对他的一种鼓励。”

不仅如此,她还要活得恣意盎然,因为对付敌人最好的方法,不止战斗,还有活得更好。

她开直播,穿大红的衣服,剪短头发,抹着红唇,一字一字读她的诗。

她读:“我也有过欲望的盛年,有过身心俱裂的许多夜晚。但是我从未放逐过自己,我要我的身体和心一样干净,尽管这样,并不是为了见到你。”

她读:“爱是我心灵的唯一残疾。”

她口齿不清,一字一字读来,却让人惊心动魄,止不住泪目。

她从小到大都活在灰暗中,身边是万紫千红的亮丽,笑语喧哗与她无关,她沉默寡言,因为一开口,就会引来嘲讽。

别人两岁会走路,她用十几年勉强出行,同龄人骂她怪物,字字诛心。

她不甘,她自卑,骨子里的要强与坚韧让她拼命学习,想用知识换来和常人一样的生活。

但老师以她的字难以辨认为理由,给她语文判了0分,并劝她退学,她撕碎了课本,辍学了,前方等待她的是她看不到的悲哀。

19岁,她嫁给比自己大12岁的男人,没有爱情,也没有亲情。

屈辱、嘲讽、家暴,无法诉说的内心的孤独,让她的生活看不到希望,她如同活在四面不透风的油桶里,诗歌是她唯一的亮光和宣泄。

她没有想到,这些诗能改变她的生活,她红了,奖项拿到手软,报刊杂志的采访,络绎不绝。

她离了婚,改变了自己一直都想改变的生活,她的人生有了底气,她酣畅淋漓,泥沙俱下,活出了自己,坦率而热烈。

她从血污里开出了花。

作为残疾人,她不再自卑,作为女人,她直抒胸臆,不藏不掖,淋漓尽致地表达自己的渴望。

诗人顾城说:“一个人应该活的自己。”

是呀,我们只活一次,为什么要活在别人的思维、需求中,我们迎合别人,压抑自我,这样的我们,活得是不是太憋屈?

余秀华,她从血污里开出了花,找到了她活着的方式。

我们呢?

人这一生,不该只活生死,还要活出自己不后悔的样子,即使狼狈,即使没有活成别人眼中的成功,但只要我们感到恣意盎然,感到没有枉来这人世一遭。

如此,才会不负春风浩荡里的遇见,才会爱这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生,人生里涌现的骄傲和低处的迷雾,感谢自己卑微而鲜活地存在。

. END.

【文| 杜萧染 】

【编辑|谦钟素 】

【排版 | 毛毛雨】

好身体(www.haoshenti.top)提醒:本网站转载【 脑瘫诗人余秀华表白李健,为什么遭到非议一片?】文章仅为流传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呈此好身体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好身体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好身体,好身体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